人这一辈子,有些缘分仿佛是天生注定的,我和山姆·科兰一家就是这样。 2001年7月,我接了一个美国电话,他叫山姆·科兰,是斯坦林(Stainly)的朋友,他的儿子安德雷斯病了。斯坦林是我的美国病人,他病情好转已经回国。 ...
Top